百科书屋网



河西咽喉“天下第一雄关”

“出了嘉峪关,两眼泪不干。”河西走廊的民谣,道出了这里是边塞和家园的分界线。

一座雄关修了168年,这就是它的全部悲壮。成千上万的边关者、从军者、流浪者、屯田者源源不断涌来,有谁还能回到梦中的家园?高大的嘉峪关,就是这样骨肉的积聚、灵魂的夯筑。公元1644年,明军统帅吴三桂大开城门迎外族,成了万里长城开合的最后一次游戏性功能。从那以后,长城内外中华大一统,它渐渐地变成了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登高远望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