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书屋网

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起初,世界各地的早期文明都不存在自由市概念。大量无论友爱或敌对的小邦,在城镇之内都是自成一系。然而,随着政治架构升级出帝国模式,直辖或间接控制就流行于边界之内。受其他势力复刻的样板,又存在于边界之外。

至此,不受单个强权摆布的自由市开始登上历史舞台。哪怕是在帝国传统异常牢固的东亚地区,都有源远流长的记录。从先秦时代到近代降临,几乎没有完全中断。这些中立区的成因也各不相同,但无一不是在承担类似的地缘功能。

尴尬的天子王都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洛阳最初就是周人在中原的主基地

东亚大陆的帝国传统,始于征服中原的西周时代。周武王在击败殷商后,开始筹划建立后来的东都洛阳。这座城市的原始定位,是周天子在关东殖民区的直属领地。不仅监视广大被降格为野人的殷商移民,也负责监督和协调那些受封东方的各级诸侯。

因此,周人在建立早期道路系统时,不忘将洛阳设置为中心枢纽。方便天子的指令发布,也有利于诸侯的反馈能及时传递。等到平王借助犬戎势力杀死父亲,发现镐京周遭既不安全,便义无反顾的东迁到洛阳坐镇。中心位置与优良道路,让他感到这里比关西的旧都要便利不少。洛阳也在原有的军政职能之外,慢慢开始了经济腾飞。尤其是大量迁入的平民、奴隶和武夫,都让本地的供给需求扩大。反过来促成洛阳逐步转型为商业城市。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周平王不会想到自己的东迁后果

随着四方诸侯的崛起和相互兼并,一个个新的雏形开始在洛阳周围浮现。无论是被册封西方的秦国,还是雄踞北方的晋国,又或是立足东方的齐国和南面那个不服周的楚国,都共同压缩着周天子的固有权威。但因其仍旧是名义上的共主,不免要为诸侯纷争调停。于是就将各路人马不断吸引到洛阳朝拜。随行的使节、商人和士大夫,也就把当地视为进行中间交流的主要场所。

在七雄争霸的战国,王城更是因周王室分裂而完全沦为商业之都。也继续依靠交通优势和中心位置,成为夹在所有势力之间的自由市。除了堪称一绝的商业发展,洛阳更成为大量间谍和外交人员的中立战场。方便他们在这里刺探消息、交换情报,甚至达成口头协议。直到作为殷商后裔的宋国威胁,走投无路的末代天子才选择委身于强秦。洛阳至此成为秦军扫六合的前进基地,也重回周人当初坚城时的本意。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洛阳在东周逐步成为四方之间的自由市

王朝轮回的特殊产物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

江陵在地理上比洛阳更加四通八达

洛阳因四方强权而兴起,又因各方势力的合一而终结,类似的进程也在700多百年后再次上演。只不过地点向南偏移,转到了位于长江和汉水之间的荆州江陵。失去半壁江山的南梁箫家,躲入位置险要的四战之地,由北面的西魏势力扶持。

相比由天子王城蜕变而来的洛阳,江陵的自由市历程开始的更为不堪。公元555年的萧詧,原本已经是西魏军队的俘虏,按理来说不配成为一隅之主。但西魏此时却考虑到自身的势力太弱,不得不把江陵暂时交给这位俘虏统治。以免自己同时遭遇东魏和南陈的夹击。如果再算上日益壮大的突厥势力,那么长安朝廷的选择就显得非常明智。到了宇文家族的北周取而代之,依然面临只有一镇精锐兵马的困境,自然更加希望江陵的这个西梁小邦能承担起缓冲国角色。

边缘之上:东亚古代历史中的那些自由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