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科书屋网



这条专属于江南的“夜航船”

这条专属于江南的“夜航船”

日来翻看元代平阳(今浙江温州平阳县)人陈高的《不系舟渔集》,《四库总目》称其“文格颇雅洁,诗惟七言古体不擅场,绝句亦不甚经意。其五言古体源出陶潜,近体律诗格从杜甫,面目稍别,而神思不远,亦元季之铮铮者矣”。我倒是觉得他学有本源,文章不乏见地,诗却见不到妙响逸韵。大概感时伤怀,风格平正,没有元末常见的怪异或纤弱之病,合了纪昀们的口味,于是送他一顶源出陶、杜的高帽子。不过,我还是摘抄了几首有意思的诗,比如卷五的《夜半舟发丹阳》:“舟子贪风顺,开船夜半行。天寒四野静,水白大星明。长铗归何日,浮萍笑此身。柁楼眠不稳,起坐待鸡鸣。”抄录它,纯是因为其中所写夜中行船的情形。

    

说到夜中行船,张岱的小类书《夜航船》应该最为今人所知。张宗子自序,此书之编,是为读书人闲聊时提供谈资,使他们在夜航船上不至露怯。陌生人在狭小的船舱中面面相觑,总要聊点什么吧。明初吴讷嘲谑浅学后进:“此《韵府群玉》秀才,好趁航船耳。”(叶盛《水东日记》卷二)是说他们只会从韵书、类书上摘零取碎,在陌生人面前炫耀些不成片段的杂货,冒充渊雅。吴讷可想不到,秀才们进化到明末,连鸡零狗碎也不知道了,以为澹台灭明是两个人,而尧舜是一个人。一点知识也没有的人,总不能高谈整夜,只是把良知、孝友、爱大明这几句口号来回提溜吧,这样怕要被人轰下船去。张岱护惜“读书人”这块招牌,才重新“发明”《韵府群玉》,为同行们编了本近似性质的《夜航船》。

    

夜航船,顾名思义,“凡篙师于城埠市镇,人烟凑集去处,招聚客旅,装载夜行者,谓之夜航船。太平之时,在处有之”。(陶宗仪《南村辍耕录》卷之十一)所谓“在处有之”,大概是就陶宗仪所居住的江南一带而言。两宋之际的龚明之,在《中吴纪闻》卷四中已经记录说:“夜航船唯浙西有之,然其名旧矣。古乐府有‘夜航船’之曲。皮日休答陆龟蒙诗云:‘明朝有物充君信,㰂酒三瓶寄夜航。’”这条材料,大概是古代关于“夜航船”最早的专门记载,为后人辗转贩述。

文中所称“浙西”,是古来相沿的观念,以浙江为吴越分界,长江以东、浙江以西的太湖流域,都是浙西,亦即明清人观念中最狭义的“江南”。唐肃宗至德元年设江东节度使,后更名浙江西道节度使,最后定名浙江西道观察使,辖润、常、苏、湖、杭、睦六州。龚书中称“浙西”,以此。前面陈高的《夜半舟发丹阳》诗,所写正是镇江境内的夜行,可为佐证。

    

江南有专门的夜航船,有其道理。明代隆庆年间徽州商人黄汴,为行商者撰写过《一统路程图记》一书,其书卷七《杭州府官塘至镇江府水路》条末有一段解释,大意说江南大小河道水量丰沛而水流平缓,航运安全便捷;沿岸市镇林立,随时随处可以宿歇,不必停泊专门码头驿站;经济发达,人员、货物流量高,所以有专门的夜航船。